首页 > shishang > 正文
荒唐! 杭州男子掉包血液将继子变成自己的“私生子”, 是为了……

杭州桐庐人阿成(化名)虽年过花甲,脑子却很“灵光”为骗取拆迁补偿款,竟将自己的血液与其继子生父的血液掉包,伪造自己与继子的“亲子证明”如此荒唐的剧情着实令人大跌眼镜。日前,阿成被杭州市桐庐县人民以诈骗罪提起公诉。

事情还得从三年前说起。

三年前,阿成带回一个小男孩到村里,并向村所在街道办事处提出,这是自己在外面的私生子,名叫小文(化名)现在孩子大了,要回来跟着他。

由于这个孩子出生在阿成所在村需拆迁之前,所以孩子应该享受到村里的拆迁补偿政策。

随后,阿成提供了一份由杭州某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亲子鉴定书,证明其与小文为“亲生父子”关系。

面对突然出现的“私生子”街道办事处不敢马虎,通过会议讨论,认为阿成与他当时的妻子已经享受到拆迁补偿政策了,根据拆迁有关规定,只能给予孩子一次性拆迁过渡费。

阿成也同意了这样的方案。

2019年,桐庐县警方意外发现阿成当年所提供的亲子鉴定有问题,因为牵扯到拆迁安置工作,公安机关不敢有丝毫懈怠,随即展开调查。

随着警方的调查,这一荒唐剧终于慢慢还原了真实面目。

原来,阿成带回来的“私生子”其实是他的继子,是其第二任妻子的孩子。

而阿成不仅向街道办事处谎称是自己的私生子,还为了得到一份“真实有效”的亲子鉴定书,偷龙转凤,调换了孩子生父的血液样本,用以伪造这份有力证据—亲子鉴定证明。

东窗事发后,据“私生子”小文的真实生父交代,2016年,小文妈妈找到自己,说要给孩子上户口才能正常入学,而上户口的前提条件是必须提供阿成与孩子是亲生父子关系的证明。

为了孩子能正常入学就读,小文的生父就同意“帮忙抽个血”做了这一份荒唐的亲子鉴定。

案发后,犯罪嫌疑人阿成的家属已退赔全部款项。

检察官说法

被告人阿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真相,虚构事实,骗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触犯了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换取鉴定血液、伪造亲子鉴定,继子变“私生子”阿成为骗取拆迁补偿的手段实在令人咋舌。希望阿成通过这个惨痛的教训能够明白,君子求财取之有道,法律神圣不可侵犯,越过法律底线必将严惩,也希望诸如阿成之流能够以此为鉴,清醒头脑,回归正途。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阿成

阿成,1948年生,原名王阿成。黑龙江人。民进成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哈尔滨市文联副主席、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主席。燕京大学客座教授。《小说林》、《诗林》杂志总编辑、编审。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曾经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鲁迅文学奖、蒲松龄短篇小说奖等多项奖项。著有《赵一曼女士》、《年关六赋》、《马尸的冬雨》等长中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