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eiwen > 正文
仅有的不会失效的神谕

仅有的不会失效的神谕(图1)

仅有的不会失效的神谕(图2)

梭罗在翻看了一两本浅薄的游记之后,“自己觉得很惭愧,这样的书其实读了等于白读。”

毛歌:这一点正如我们看了一两场糟糕的平庸的一样,不仅仅浪费金钱,而且会让我们愧对时间。愧对时间,就是愧对生命。我们正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才知道自己今后的方向。梭罗这种内省的精神,约束的力量,才是一个读书人惊醒的地方。

毛歌:你可以问自己,每一天有没有一个时间属于自己,并且把这样的时间定义为圣洁的时间(Holy Time)如果在每一天清晨,就让自己和人类文明的经典在一起,这种关系会让我们激动吗?清晨,包括我们身体的舒展,更包括我们心灵的清醒。引领我们开始新的一天的,正是我们新的思想的力量。如果一个家庭,一对夫妻,每一天早晨起来,都有那么美好的时间各自读着自己喜欢的经典,这种幸福感将会一再激励我们拥抱生活。

毛歌:半部《论语》治天下。就是一个最为经典的个例。今天我们现代人生活的种种问题,都因为的意思是不约束,不纪律,没有敬畏,失去谦卑,尤其没有内在纪律(inner discipline)所以,佛教用一个“戒”字把现代生活的困惑全部解决,没有戒,没有“止”没有“知止”就会生活的结构,失去平衡。身心灵失去平衡,幸福也就无法实现,所得的都是短暂的快乐。卡夫卡曾经这样说过:

您何苦读这种昙花一现的东西?大多数现代书籍只不过是对今天的短暂耀眼的反映。这点光芒很快就会熄灭。您应该多读古书、古典文学、歌德。古典的东西把它最内在的价值表露到了外面—持久性。时新的东西是短暂的,今天是美好的,明天就是可笑的。这就是文学的道理。

英国著名作家阿兰·德波顿在《旅行的艺术》里说道:

如果我们在一地停下脚步,凝视这个地方的风景,时间约是完成一幅素描作品的长度,就可以了解我们平时是多么粗率;要画出一棵树,至少得专注个十分钟,但就过往行人而言,即使再美的树,也很少让它驻足一分钟。

仅有的不会失效的神谕(图3)

“最古老和最优秀的书籍自然应该出现在每户人家的书架上”梭罗几乎在痛斥那些劣质读物带来的后果:“长期读这些书会让人变得目光短浅、故步自封、整个人无精打采,思考能力更是江河日下。”“只看那些所谓通俗易懂的书,浑浑噩噩地度过他们的余生。”他激励我们“踮起脚尖去拜读(经典)需要我们将最敏锐和清醒的晨光奉献给它。”

再来看看梭罗的“刻薄”之言吧!他痛斥那些“摆在旁边的书架上,我却未曾翻阅过”的人,为“真是缺乏教养、低贱下流的目不识丁之辈,是一群知识的侏儒。”

毛歌:你想不到梭罗会如此尖锐和厉害吧!思想的独立性,正在于思想的批判力量。失去批判力量的思想,既会软弱,也不会成为思想。我们太多的人,将经典束之高阁,它们只是在第一次进入家门的时候,像个宾客,随后便仿佛深锁在冷宫的妃子,我们很少宠幸这些经典,很少和它们有着一样的激动。

仅有的不会失效的神谕(图4)

“我们花了很多钱来治疗身体的病痛,对精神的疾患却不管不顾。”这就是梭罗,一个被我们误读为“简朴主义”先驱者的震聋愧耳的思想。

毛歌:今天,我们生病了!而且生得非常严重。除非我们意识到改变我们的人生态度,我们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将会无比困难。除非我们从内心世界发现生命进步的动力,我们就会一直在外面寻找依靠。没有内心的稳妥,哪里来世界的平衡。浮躁喧哗的时代里,你能够守得住自己吗?那个在《相约星期二》里面讲述人生的莫里先生,一再提醒我们“要和生活讲和”要“建立属于自己的文化”也就是说,在整个人生中,你有自己完整的生命吗?你不受外在的干扰,不受名利的影响,你一直和自己在一起,你一直深爱着最早的那一份心思意念,你一直坚持做自己。如果这就是自由,就是幸福,就是成就,你要怎样实现它?

精神健康,才有真正持续的物质健康,才有旷世的令人眷恋和回首的生命旅程。

仅有的不会失效的神谕(图5)

梭罗这样写道:

贵族我们并不想要,我们想要的是高贵的城镇。如果有必要的话,少建一座桥吧,要过河绕点路也无妨,请至少修起一座知识的拱桥,让它跨越包围着我们的、黑暗的无知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