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eiwen > 正文
庄子与惠施熟悉,鱼儿们成群结队

庄子与惠施熟悉,鱼儿们成群结队(图1)

惠施是战国时期的一位哲学家。据说,他学富五车,见多识广。庄子与惠施熟悉,关系亦非一般。他俩因彼此意气相投而成朋友,又因互相辩驳诘难而成对手。

一天,庄子和惠施漫步出游,来到了安徽凤阳境内的一条濠水边。两人走在桥上,倚栏观赏,只见煦风吹来,碧波荡漾,一条条银灰色的白鱼在水中摇头摆尾,鼓鳃吐泡,显得很是快活。

庄子看了,不禁若有所思,似乎一刹那间想起了天地万物、宇宙人生,便对好友感慨道:

你瞧,鱼儿们成群结队,悠悠嬉戏,游得是那样的从容、那样的逍遥,快活之中忘记了天地,天地之间任它们快活,哪像咱们做人的整天忙忙碌碌。咳,这个模样,真可说是鱼儿世界的一种了不得的快乐了。

庄子与惠施熟悉,鱼儿们成群结队(图2)

身临其境,历历在目,惠施未必没有同感,只是他们彼此极喜欢辩论,所以他当时眯着眼睛,故意反:

你又不是鱼,怎么竟会了解鱼的快乐?

是的,不过,你惠施老兄也不是我庄周老弟,你又怎么一定知道我不了解鱼的快乐呢?庄子针锋相对、以牙还牙地说。

庄子与惠施熟悉,鱼儿们成群结队(图3)

惠施转了两圈眼珠,摆出副中庸的模样说:

讲得好,讲得好!我不是你,当然不了解你,可你也不是鱼呀,你当然也就不了解鱼的快乐。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庄子听完,仰天哈哈大笑,指着对方讲道:

你老兄尽管口若悬河,舌底翻澜,但已经说漏嘴了。刚才这话,你不过是舍本求末,转移论点,强词夺理罢了。现在让我们回复到先前争论的要点上来,条分缕析一下便可明白了。

庄子与惠施熟悉,鱼儿们成群结队(图4)

你一开头说’你又不是鱼,你怎么竟会了解鱼的快乐?’照这样说来,你惠施老兄虽然不是我庄周老弟,但却能明明白白地了解我庄周不是条鱼,所以,从而断定我庄周对于鱼的快乐是无知的,可见天地之间甲要了解乙,正不必甲本身是乙才能了解乙,正像惠施不是庄周却能了解庄周一样。可是转眼之间,你出尔反尔,自打自的巴掌,竟然矢口否认道:’我不是你,当然不了解你。’这不是十足的大矛盾吗?

庄子与惠施熟悉,鱼儿们成群结队(图5)

总之,你不是我,却能了解我,因为人们有脑袋,能思想,能以此知彼、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地了解、认识熟悉其它事物,所以我虽然不是鱼,也能通过观察了解鱼的快乐,正不必跳入濠水之中变成鱼儿之后才能做到这一点。

惠施噤若寒蝉,没话说了。两人默默地思维着,在桥上河边又漫步徜徉起来了。

庄子与惠施熟悉,鱼儿们成群结队(图6)

做了二十一年央视主持人的董卿,第一次做制片人。她的《朗读者》节目,当下可圈可点。由此波及面盛广,从小学到大学,从电视到校园到书店,甚至到当红反腐剧《人民的名义》某一集,局长赵东来,出席一个读书会进行朗读,释放压力!

中华民族文化历史悠久。老留下的精神食粮,咱们,一辈子都享用不尽!

昨天,我拿出一本由张荣明著的《庄子说道》翻阅着某章节,顿生朗读意念:庄子与惠施的论辩:鱼儿乐否?读完,茅塞顿开!

我们每个人的视角,或多或少总会出现盲点。于是乎,对某人某事,选择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观点评判,也许对某人某事胜似了解,其实不然。

犹如书中庄子与惠施辩驳的焦点,鱼儿乐否?

庄子非常的接地气,细心观察与揣摩鱼儿在濠水里,摇头摆尾、嬉戏快活的样子,感触颇深叹道:快活之中忘记了天地,天地之间任它们快活。鱼儿的模样是世界上了不得的快乐!

惠施则反问,你又不是鱼儿怎知其快乐?

一般人都会这样疑惑不解,包括我自己。

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只有通过仔细观察分析了解,才略知一二。

鱼儿,鸟儿,狗儿,猫儿,都活在它们的快活之中,天地之间,都是它们的快乐之地,黄道乐土!

那么,我们人类呢,一个不起眼的平民百姓,衣食住行勉强解决,你能说他不快乐吗?未必!

一个开着豪车,住在豪宅,家财万贯的土豪金,你能说他一定快乐吗?也未必!

围绕鱼儿乐否这一话题,站在不同角度和立场作答,结果截然不同。

知足者,常乐!这是我们芸芸众生对生活的一种态度,对幸福的一种感知,对天地万物、宇宙人生的感恩,是一种令人敬畏的思想境界。

我们要像鱼儿那样,逍遥自在,从容不迫,悠哉游哉,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足矣!

庄子与惠施熟悉,鱼儿们成群结队(图7)

照片借用网路、借用书本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惠施

惠子(约公元前370年—公元前310年),名施,华夏族,战国中期宋国(今河南商丘)人。战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哲学家,是名家学派的开山鼻祖和主要代表人物。惠施是合纵抗秦的最主要的组织人和支持者,他主张魏国、齐国和楚国联合起来对抗秦国,并建议齐、魏互尊为王。后又为伐齐存燕使赵。惠子属于自然科学家一类,所学包括天文地理方面的各种知识,庄子说他的著作可以装五辆车。他提出了很多看似悖论的哲学命题,如:“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天与地卑,山与泽平。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大同而与小同异,此之谓‘小同异’;万物毕同毕异,此之谓‘大同异’。南方无穷而有穷。今日适越而昔来。连环可解也。我知天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是也。泛爱万物,天地一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