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eiwen > 正文
余韵,关于馀韵徐歇的馀的介绍

余韵,关于馀韵徐歇的馀的介绍(图1)

我现在居住的房屋面前是一湾狭长的水塘,不太清澈,泛着沉闷的旧黃和墨绿。四周除迎春花外还有稀疏的几株垂柳和些不知名的灌木。或许是少了一抹红蕊碧盘,石拱小桥上走不出几履诗意,她素着颜、不热闹。这是最初的印象。

一个绵长、断续的声音穿过帘子惊醒了手倦抛书的午梦,原以为是邻居装修房屋的钻墙声,仔细了才知晓是噪了的蝉儿在牢骚。一波又一波的,像夏夜里漫天摇晃的星子,打破了这一湾的沉闷,牵引着我隔窗望去。难以寻察到蝉的踪影,这位隐士此时究竟是埋于土里还是爬在树梢?画画的人多将蝉视为草虫之难,不小心就把这破土不易的精灵异化为了大苍蝇。又因它通着“禅”茫无津涯,不敢轻易下笔。

睡眠向来轻浅的我,在此之前久居于闹区,失眠的侵扰成了常事,耳际充斥着汽车的鸣笛声和修筑地铁机器勤劳的呐喊声。一位细心的朋友给我讲,今年的蛙鸣早早出现了,那时不过刚刚踏入旧历的二月,除了携着几点春雷的雨声外,我察觉不到丝毫万物打开的声音。听不见花开花落,徒有清晨拖著沉重的双眼划过那莹亮、轻柔的花瓣儿。迁至于此,耳朵方才苏醒了过来。午夜时分的蛙鸣肆意地渗透在黑色的细小分子里,稚嫩、洪亮、纯粹,孩童般此一问彼一答。青蛙在不同的光线里做出不一样的反应。炙热明快的晌午,它们默默的藏了起来,不与热闹相争。夜幕初降迟迟挪动起脚步,低沉地交谈着,怕惊扰了一顿安详的晚饭。直到大部分人进入深沉的梦乡,方才将发泄的道口打开,声声刺中了飘游的灵魂,用最本真的声音。晨醒离开。

一开始我也不太适应在纸上写文章,漏字错字常有出現,牵扯不清的线条符号会增添思绪的混乱,一张又一张更换稿纸,将开头写了抄,抄了再抄。坚持下来就好了许多,烦躁在纸与笔摩擦的沙沙声中慢慢减退。我时常翻读六朝书家和海派白蕉的手札、信件,简约而清洁,一点一拂中挥撒着潇洒适宜,感受着他们用最简练的语言传递最寻常的声音。

阳台上的爱之蔓开花了。这种植物在我看来是一种温情的存在,对它的喜爱先因其形后是其名。细细的枝蔓结满了一对对相向而立的小叶瓣儿,朝上一面是橄榄绿,白色的纹路铺满了它心形的轮廓,或皴点或晕染,朝下的一面则是柔柔的浅紫色。花从两片叶瓣儿中间的茎上窜了出来,细腰花瓶的模样,圆鼓鼓的瓶臀顺势向上是粉紫色的渐渐晕化,瓶口处聚集了五只朱红色绒毛,并着头,像是听谁在诉说着这一年的故事。它没有累累的青果,这一个花期的愿望是什么呢。

游移不居的总是时日,转换中没有些许痕迹。有些习惯和方法被带到远处回不来了,有的却没有带走和久远时相似。我还是在意那些没跟着走的,蝉的鸣唱、蛙的心声、写作的姿势、没完没了开花却不结果的花树,因为长久如此,在看到和听到的时候,有一种故旧的亲切像蝉鸣那么四处铺开。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声音

声音(sound)是由物体振动产生的声波。是通过介质(空气或固体、液体)传播并能被人或动物听觉器官所感知的波动现象。最初发出振动(震动)的物体叫声源。声音以波的形式振动(震动)传播。声音是声波通过任何物质传播形成的运动。声音作为一种波,频率在20Hz~20kHz之间的声音是可以被人耳识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