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eiwen > 正文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徐银秋 写于2017.07.24秋季,天气还是那么火热,太阳火辣辣的照着大地,父亲从田地里刚刚回来,顶着烈日,皮肤被太阳晒的黝黑黝黑,被太阳晒过的脸颊,汗珠不停的往下掉,刚进家门的父亲全身湿透,父亲放下他的锄头和斗笠,脱下汗湿淋淋的衣服,坐在家门口抽烟,旱烟升起的烟袅袅覆盖在父亲身边,这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回家时,一杆烟,一把扇子展现出了农民最质朴的农村生活。父亲抽着旱烟,叹气说:打完禾又要交粮税了!这不,父亲这会儿正是从稻田里回来,杂交水稻后,农村水稻增收,虽然给像父亲这样的农民增加了粮食的收入,却是每一年少不了去交粮。记忆里,对于我来说,农村长大的孩子,小时候就一直陪伴父母身边,跟着父母下田上山,而对于父亲每次田地里回家,这样的形象,始终在我的记忆深处,而每次到了秋收时节,父亲总是喜欢坐在家门口看着晒谷平,看着金黄的稻谷自言自语,总是会重复着那句话:又要交粮了!每年交粮,父亲总是应要求选择出上好的晚稻,饱满的颗粒去县城的交粮。那时候,交粮对农民交粮的要求很严,必须要求谷子上等,无杂物,空壳,如果发现达不到质量标准,就会从从中扣除重量,达不到重量重新补上,每一年在固定的交粮时间内,农民统一排队交粮,交完了粮食,会开具一张交粮税票,以此证明,你家今年的种田交粮义务已经完成。每年去交粮的日子,从我记事起,印象最深的就是父亲在交粮的日子选择好谷子,称好重量,带上我去县城交粮,我还太小,跟父亲交粮,也看不懂的在做什么,我只记得,那些年,跟着父亲去,那里排满了交粮的农民,四处赶来的农民将自家的谷子放在的大门外等候过称,有的用着袋子装,有的用箩筐盛着,每人一条扁担,搭在箩筐上面,长长队伍从早上排队到下午,直到下班,夕阳西下,交粮的农民队伍,总是在这些天拥挤不堪,我还小,不懂得他们的抱怨和漫长的等待,只是静静地看着,拽着父亲的衣角,等候着过称。这种交粮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年,后来随着我年龄增长,慢慢的对交粮有了一定的认识,后来国家粮税的改革,已不再需要直接交粮---------谷子,以实物交粮,而是改革成了直接变成了税金交粮,只是当这些皇粮国税以实物形式变成了交粮税后,我依然还是跟着父亲进城纳农业税,只是看不到四处赶来缴税农民挑着金黄的谷子,一担一担或者一袋袋排队,虽然看不到农民挑着谷子,但外缴农业税的队伍还在,浩浩荡荡,挤满了前来缴税的男女老少。嘈杂的农民朋友的声音和的说话声,将整个搞得热闹非凡,只不过听到最多的还是那些沉重的叹息。在我家的县城,在县城的北门口,一个小坡上去的小院,古老的建筑让人觉得似乎是整个县城残败不堪的形象,红砖青瓦,看不到一点县城的城市形象而就是这么一个残败不堪的小院,每一年交粮的这些日子,总是拥挤不堪,迎来送往,这些年,国家农业税改革之后,这个残败不堪的小院终于结束了中华上下五千年以来,两千六百多年的农业赋税制度,随着国家农业税的改革,2006年终于结束了中国历史上农业赋税的历史,至此,中国农业赋税成为了农业史上历史记录。如今,再去县城的小院,只见大门紧闭,小院已经改建成了商业公司,再也看不到多少年前,小院繁荣热闹景象,也看不到四处赶来交皇粮国税的农民队伍,看不到称重的。是的,交粮的日子已经远去,皇粮国税永远成为了中国农业赋税的悠久历史,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农业文明时代早已进入了千家万户,惠农政策鼓励了父老乡亲重拾了农业耕种的信心,常规稻向杂交水稻的进步,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农村的深山老林之中,欣欣向荣。而对于我来说,交粮的日子虽然已经远去,但是那些年跟随父亲交粮的岁月却无法忘怀,我始终深深地记着,那些年我和父亲交粮排队在小院,看着憨厚的父老乡亲排着长长的队伍,还记得他们沉重的叹息……如今,父亲老了,家乡的深山老林之中,那些曾经的水稻田也已经改种脐橙树,看不到当年水稻田的一派稻浪翻涌景象,清风徐来,淡淡的稻谷清香。这些年我出门在外打拼,偶尔回老家过年,当我独自走在田间之中时,我总是会情不自禁想起了当年,父亲带我交粮排队的日子,想起了和父母在田间劳作,烈日下双抢季节,秋收时,晒谷子的日子,父亲那些沉重的叹息。如今不需要再去小院交皇粮国税,可是走在老家的农村田野里,也看不到常规稻向杂交水稻改进后的或是一片郁郁葱葱,或是稻浪翻滚,而国家的农业补贴,也没能激起父老乡亲们种田的激情,一代又一代年轻人背井离乡,漂泊他乡奋斗,将农村生活抛的越来越远,老人的老去,孩子的出生,只留下了农村老人与孩子的身影。家门前,老人在那里闭目养神,时而望着村口。前几日,我打电话回家,母亲说,父亲身体这些年已大不如前,明年不再去种那家门前的一亩水稻田,计划改种脐橙,我说,改吧,我们也无法回家种田。电话里沉默了片刻,似乎那么静,似乎电话那头我有听到了父亲熟悉的叹息声。挂了电话,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很多年前,那年那月,我和父亲在交粮,还有那长长的队伍,夕阳下,小院,虽有父老乡亲沉重的叹息,但我分明闻到了稻谷的清香。皇粮国税的日子成为了历史,父老乡亲再也不用交粮,农业赋税已经远去,可是我想,老家那深山老林之中,曾经熟悉的田野里,水稻田中,郁郁葱葱,或是稻浪翻滚,是否也将一去不返,成为了历史?只剩下老家门口老人孤独的望着村口?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1)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2)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3)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4)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5)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6)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7)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8)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9)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10)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11)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12)

重拾时光的记忆:我和父亲去交粮(图13)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交粮

远的要从商鞅变法说起,那时是中国的战国时期,做为法家的商鞅为了实行兼并战争的需要,在秦孝公的支持下在秦国变法。主要内容就是围绕耕战,制定政策法规然后坚决实施。交公粮就是其中一种,秦国民众除了到军队服役的,绝大数要种粮,而且收成好坏也可以评功受爵。后来的汉也受到此影响,对农民的税收往往是粮食,以后各代沿用,直到不久前。所以有皇粮国税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