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eiwen > 正文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1)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

摄影 曹文 主持人 张洁

参与者

老巫 羽萱 养心兰 雪上鸿 张洁 依美 琪轩 红笺 韩雪 王丽萍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2)

生活

菜摊,支起了清贫的日子

天很冷,风很凉。

几颗白萝卜,一捆葱

默默体味,你清清白白的人生

风来雨去。那口脏兮兮的蛇皮袋

没有被风刮走,那杆秤也没有被刮走

你的良心也没有被刮走

不远处,叫卖的鱼虾

与你无关,猪肉涨价与你无关

楼市崩盘与你无关

你在乎的,无非是

今天卖了多少钱,一家老小

能不能吃饱饭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3)

活着

我听见初冬的寒冷

侵入某些人的体内

我的泪不由自主流下来

为那些为了活着

四处讨生活的人

他们身上的灰土

和出卖苦力的喘息

让我恍若那就是我

在一份无奈挣扎里

失去了感受痛苦的力量

无所谓贵与贱

无所谓悲与苦

不管是何种艺术再现

全是衣食无忧者

倨傲血液里开出的虚妄花朵

自食其力。艰辛是艰辛些

却也能勉强养家糊口

虽然面孔沟壑纵横

骨骼却依旧壮年般硬朗

风雨过后的城市

几朵飘零花朵

亲吻他们深重的脚印

路旁如画风景

陪伴他们盖住了人世刺目疮痍

2019.11.15夜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4)

集市一角

灰,深灰,黑,一层层扑过来

你定若局外之人

深陷一沓毛票,反复求证

蛇皮袋子是听话的,小葱小蒜小白菜

是听话的

这群孩子巴巴地围着你

破旧的棉袄不动,蹙起的皱纹不动

它们也不动

空了的市场,因一枚钉子的存在

重了起来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5)

数钱

手指却仍坚持裸露

因为只有这样

才能让此时的心踏实下来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6)

爸爸,雨又下大了

作者/张洁

雨又下大了

爸爸,你戴上那顶亮黄色的斗笠了吗

它不能使你免于淋雨

但当天地都一样灰蒙蒙时,它就是你的信号灯

让那些暴躁的司机疾驰而来时注意到你

你的衬衫,你裸露的皮肤

你拖着的生锈的垃圾车

和湿漉漉的树干、马路、在雨水中挣扎的落叶

颜色太过接近

爸爸,雨又下大了

如果打雷

一定要离开路边的那些大树

爸爸,它们可能愿意保护你,为你遮风挡雨

可是一旦电闪雷鸣

它们就会自己背叛自己

张洁,20191114于果园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7)

这就是生活

能够出卖的

是我们最洁白的部分

水灵灵的大白萝卜,细嫩的香葱

每一根须根都清洗得净净

而我们自己

是黑的

我们的衣服、鞋子,我们皮肤的褶皱里

有总也洗不尽的黄泥、黑灰

右手食指和大拇指

蘸上唾沫,一遍一遍地点数

一小叠小面值钞票

那么亲切地

摩挲,我们在世寄居的日子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不管你是谁

在何处种植,耕耘

我们看不见彼此—你有你的,我有我的

荆棘和蒺藜

张洁,20191114于果园。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8)

风从他的背后吹过来

作者/依美

赶集的人,陆续离开了集市

坐在街角的老人

在风中数点着菜钱

这是他一日里最开心的时刻

仿佛被泥土的芬芳围着

他略微舒展一下疼痛的筋骨

风从他的背后吹过来

吹着萝卜,青菜,废纸片,塑料袋

吹过他身上的某个洞口

接踵而至的生活

就像一树落叶一样

从半空与角落,缝隙或黑暗中

浩浩荡荡地围过来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9)

所有话题围绕丰收展开

作者/琪轩

篱笆墙与高学府间的景致

被赋予怀旧的风格

或许,你穿上大一码的旧运动鞋

父子拥有相同气质

小毛葱、白萝卜,和高考状元

都从一条田垄里长出来

可我们,从偷拍者的摄像机

看见的并非苦涩

一五一十…收获隶属二十四节气

今天的短信

你会和儿子说说高粱高产

稻谷飘香

弯腰拾起调皮的硬币

叮叮当当

像是对低气温的解读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10)

劳动之乐

被时光无情抛弃

要知道,年轻时

他们也是走在最前沿的人

时代的滚滚车轮曾是他们推动着

筑坝造林

那是多火热的青春

把那光和热,和力气

献给党献给人民,撑起我的小家庭

可是他们现在就是老了

老了最怕什么

最怕岁月的长河不停歇地流淌

而他们静埋河底,从此沉寂

要勤力参与啊,证明自己即使老去

也还是个有用的人

路边摆摊萝卜葱蒜,做环卫工,街头收废品

是他们被边缘化后的奋力融入

人哪,最怕没有价值感

最怕与周遭失去关联,被抛弃被遗忘

无须对他们自以为是地怜悯

劳动着就是快乐的

这刻进他们骨头里的勤劳

五千年来,世世代代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11)

我要的

请原谅,我没有一副铠甲​

不能抵御

这半生的苍凉

请原谅,走在危险的街头

就像走倒悬的钢索

没有温暖的词语,包装

正在盘旋​

的冷​

但我有能辨别是非的双眼

有抓住火焰的双手

一颗火热的心

双翼。也能搏击长空

我要的

只是和那些友善的

笑脸,一起

路过人间

静水轩临屏题图诗(图12)

拉车人

繁华里寻找谦卑

从春到夏秋到冬

一车拉下命里乾坤

拉车人在生命的秋天里

等待收敛万物和它们的去处

也从一个个日出问日落

拉车人

哪一天哪个人

轻轻的拾起他

不问来时和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