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eiwen > 正文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

说起来啊,一个优秀的男人,优秀的仅是他一个人,或对家庭对孩子有遗传或者是有可能帮助孩子优秀,但是起的作用超越不了一个优秀的女人。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图1)

一个优秀的女人,不但可以自己优秀,而且还可以帮助丈夫优秀,尤其是一个优秀的女人能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孩子。

一个优秀的女人,能优秀出两三代人,能优秀出几个家庭。

如果,全民或者大多数家庭优秀,那么三代以后,那就是一个相对优秀的民族。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图2)

所以说,一个优秀的女人的优秀,比一个男人的优秀更优秀,也更重要。

亲爱的女人们,世界因为你而精彩,美丽的世界,也因为你而启程。

曾记得梁晓声先生说过:许多女性不读书不看报,时间交给电视和麻将。一听到自己不能理解的话题,马上露出鄙夷的冷笑:你们说的那些有啥用?能当饭还是能当菜?一个民族母亲们所有的生存意义就是吃,而且阻拦一切稍有乐趣的事物进入生活,能教出怎样的后裔?一个民族有无希望就看那些当妈或将要当干什么!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图3)

当然,还得解释一下,梁晓声的读书看报不是指看《、《解放军报》《、《农民日报》等等,他指的是多学习一些东西的东西,而不是读一些无用的。这种解释,希望你懂。

当然,多看书没问题,但是,必须得要选择好书,而不是什么书都看。有一本书叫:神马打法好,好多人知道我的意思了吧?如果,你看这种书,你不但不能提高,你可能还得成为罪人。还有一本书,叫:什么什么萱言,你也不能看,能看成。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图4)

除此之外,比如还有海外一些的书,包括某些极端的书,都容易走火入魔。因为太那啥,就不讲了。

有收到信息说:黄,最讨厌女人打麻将,我们这地方,女人打麻将成风,一群浪娘们儿整天没事,天天打麻将。在我们这里,是十个女人五个赌,女人的概率太高了。而且,的女人特容易出轨,黄哥你能写写女人打麻将吗?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图5)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图6)

她说:她是在京城职业打麻将的,几乎每天都打到夜里三点左右。

问说,怎么还有职业打麻将的吗?她略带兴奋的:说有啊,麻将馆老板雇佣她打麻将,一个月三千元工资。因为她是女的,其实就是和别的男的凑桌儿,这样老板不就可以抽水还是按桌按时间收费了吗?本人不懂啊,也不会打麻将,不懂麻将馆怎么收费的。总之,她说她是麻将馆老板雇佣的。一个月三千,是麻将馆老板发给她的,而且中午晚饭都管。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图7)

问说:职业打麻将的多吗?她说很多,她的重庆姐妹十几个,她说即便不赚钱,我们也喜欢玩儿,没办法。有这工作,一个月三千元的薪贴,我们都很喜欢。

还说,时间长了,几乎所有和她打麻将的男的都想和她那个,仅是她愿意不愿的事儿。

而且,她偶尔也在外面陪男人睡觉,她说兼职不多,一个月也就四五宿吧,一般是想的时候才找。一般一宿也三五百元,喜欢的,就少要点,二百也成,不太喜欢的,一宿少了五百元不做。特别不喜欢的,多少钱也不做。当然如果五千一万的,多不喜欢肯定都做,可是,会有吗?我也不是小姑娘,也不国色天香的。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图8)

问说: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她说你可以写啊,我让我的姐妹们也看看啊。

问说:你的姐妹们基本都兼职吗?她说基本都做吧,仅是都偷着做,也许我们所有打麻将的姐妹都和大多数男的做过,仅是谁也不说。我们凑在一起打麻将,还是照样黄段子,仿佛没事人一样。不过对我而言,和有过关系的男人打麻将确实有点别扭。有的女的不在乎,完全无所谓。我是尽量避开和有过性关系的男人同桌打麻将。

黄哥:你知道吗?和我打麻将的男人,可以说几乎百分百都想睡我,仅是我乐意不乐意。任何人睡我,都不可能白睡,我不会让任何男人白睡的,我不缺男人,男人真的太多了,一抓一大把,十五六的学生到七八十的老头儿,每天里,只要你开着附近人,每天好几百加你的,而且都给钱。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图9)

她自豪的告诉说:现在有三个固定的,一个是郑州的一个,他差不多一个月来一次京城吧,一般住两三宿,有的时候住我这,有的时候住宾馆,他一般一次给我一两千吧。

还有一个近省的老板,他在近省某市有独立的房子,去了他就和我住一起,不回家了,至于他怎么处理老婆那边,我也管不着。一般去住二十天左右吧,他一年给我五万元左右,我一年去四五次吧。他偶尔也来京城,来京城我们也在一起。

再有一个就是京城当小领导的,他一般一个月找我两次,多半是一个月一次,我的房子是他出的房钱。一个月两千,我和另外一个姐们儿合租的,我们每个人每月两千,我的房费有人付,那个姐们儿自己出钱租房。

还有一个,是某国计委(读者朋友能懂我的意思,也应该知道他是今天的什么单位)的?你懂吧黄哥,一个处长,我们是跳舞认识的,就在西环的一个舞厅。他跳完请我吃饭,去的是天意边上一个五星级酒店的西餐厅,吃了得有四五千。他一直想和我那个,但是我始终没让他得手。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图10)

问说:为什么呢?她说:黄哥我也不瞒你,我需要什么你不知道吗?你请我吃一碗拉面都没问题,我需要的是钱,你请我吃四千的饭,理论上等于每人吃了两千对吧?但是我能变成两块钱吗?不能不是吗?那嘛让你白上?他如果给我一千元,就没问题,但是,他总请我吃饭,吃过多次了,以后再请我吃饭,我都不去了。而且,他吃饭的钱可以报销,他给我估计得从自己腰包里拿?我是这么想的,要不怎么那么难呢?他总说喜欢我,您到是实际行动啊?别总是给我买包包衣服什么的,我也退不了,也还是变不成钱,我去年输了十五万(她指的是去年打麻将输的)前年赢了十五万,等于白玩儿,我需要的是。

我说我懂,其实他请你吃饭多次,花费早已过万,但是他都到单位报销了,等于拿老百姓的钱请的你。实际上,他花的钱里,还有你的钱呢。

采访手记|一位女读者的麻将艳史(图11)

是啊黄哥,还有好几个呢,都是小头儿,处长科长的,咱也没姿色认识不了大头儿。

我问:那你和打麻将的哥们儿呢?

她说:他们啊,一群吧。几乎没有不想上我的,但是白上的,一个没有。其实,整天在一起打麻将,而且开玩笑特过分。包括麻将馆老板,也上过我,就一次也就两分钟,给我两千元钱,少了绝无可能,宁可不赚这个钱。而且,麻将馆老板娘和我关系还特好。他几乎是把我的,那次我喝多了,他把我送上楼,当时就知道,只要他上楼,肯定跑不了,结果还真是。因为,和老爸娘是姐们儿,我也认这个姐们儿,所以,我真的不想和他有关系。可是,已经发生了。

黄哥,那老板还说,你和我媳妇关系要是不好的话,我还不呢。就是因为你们关系特好,我才,就是觉得特刺激,感觉睡了她亲妹妹的感觉。

我说你就缺德吧,早晚雷劈了你!

其他的打麻将,上过一些,最少一千,再少根本不谈。他们和网上认识的不是一样的关系。网上认识的是纯卖,成就做不成拉倒。打麻将的喜欢我是因为每天都在一起三更半夜的,夜里三点结束他们都争着送我,其实我住的就离麻将馆几步路,不就是想上去占我便宜吗?

那是不可能的,不管你是哪的人!

版权/踏雪斋工作室致力于将美文美图向您推送/版权属于原/部分文章及作品推送时未能与原取得/或无法查实原姓名/仅对你们表示深深的敬意。